0 2月
咪乐|其他|直播|直播| 为惩治破坏矿产资源犯罪,保护自然生态环境,维护社会公共利益,遂依法作出以上判决。

进了房里,时清欢指指桌上。

霍湛北看过去,笑了。“

这是觉得,我在外面还没喝够,想让我醉的更彻底?”

“……”

时清欢抿着嘴,摇摇头。比

划:“我知道,你在外面不会喝很多的……那是我自己酿的梅子酿,喝一点点,会睡的比较好。”“

你酿的?”霍湛北轻笑,点点头,“好,既然是这样,那我一定要喝的,现在就喝。”

说着,走了过去,将酒杯端了起来,仰头一饮而尽。

时清欢蹙眉,比划到:“慢点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霍湛北笑笑,“果子酿而已,不碍事的。嗯……味道真不错。”

霍湛北把杯子放下,握住时清欢的手。

“清欢,你真是聪明,什么都会。”时

清纯可爱天使美少女午后居家梦幻写真图片

清欢抿嘴笑笑,“都是跟我奶奶学的……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“清欢……”霍湛北低头,抵住时清欢的额头,“你知道,我有多喜欢现在的生活吗?一回到家,就可以看到你,这样,我就会觉得很安心。”时

清欢淡淡笑着,努力保持平静。

“清欢……”

霍湛北喃喃着,慢慢贴近。

看样子,是要吻她。

时清欢闭上眼,将脸偏开了。“

?”霍湛北错愣,“清欢……还,不行?”时

清欢垂了垂眼眸,点点头。霍

湛北脸色几变,强自笑着,“没事、没关系……上一次,是我错了。这一次,我不会再错了。我会耐心的等着的,不会再怪你。”“

……”时清欢讪讪的笑着。

她抬手,推了推霍湛北,“去洗澡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霍湛北在时清欢脸颊上亲了亲,松开她,“那我进去了。”嗯

,时清欢点着头,直到他人进了浴室,整个人都是僵着的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厌男症的关系……她真的,太抗拒他的靠近了!

时清欢攥紧了双手,盯着浴室的门。这种日子,得快点结束啊。…

深夜。时

清欢再次推开了霍湛北卧室的门,她放缓了脚步,轻轻的走到床边。床

上,霍湛北已经睡熟了。

时清欢紧张的吞了吞口水,抬手轻轻拍了拍霍湛北……

霍湛北毫无反应,显然睡的很沉。呼

……

时清欢捂着胸口长舒口气,看来,她在梅子酿里放的安眠药起了作用。要说霍湛北现在的弱点,可能就是面对她的时候,警惕性会降低。所

以,时清欢正是利用了这一点,对他用了安眠药。

趁着这个时间,时清欢翻着霍湛北的公事包和手机。公

事包里,果然有她需要的东西!

呵……时

清欢露出了笑容,她就知道,霍湛北和慕长青来往,中间有事。霍湛北这是利用了自己的职业方便,将苏染藏了起来。时清欢曾经做过他的助理,自然清楚他的习惯。她

往床上看着,紧张的不行。迅

速划开他的手机。她

知道,霍湛北一直有将重要文件加密存档的习惯。

打开手机,输入密码……她的生日,手机开了!时

清欢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她不否认霍湛北的深情,但他这样的感情,太可怕了。快

速翻开加密文档,时清欢手指都在抖动,翻到自己需要的东西……发了一份,到自己的邮箱。昨晚这一切,时清欢大大松了口气。

呼!时

清欢紧张的大喘息,将东西一一还原,放好。

再看向床上,霍湛北还熟睡着。时

清欢站了起来,准备离开。

“清欢……”突

然,霍湛北发出了声音。

时清欢一怔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两鬓上冒出了冷汗,她站在那里不敢动。怎么办?他竟然醒了吗?怎么会?难道安眠药不管用?

可是,霍湛北并没有醒。他

只是翻了个身,口中说道:“清欢,我真的……好喜欢你。”“

……”

时清欢嘴巴微张着,回头看过去。师

父,你又是何苦呢?他们曾经,也有过静谧的回忆,就这样守着,将来想起来,还是美好,不好吗?他一定要这样,执拗的将所有的都毁掉吗?

时清欢摇摇头,迅速出了房间。

……

回到房里,时清欢紧张的也睡不着。

立即翻开了手机,点开邮箱。她

微微皱眉,将图纸放大了……一一研究。其

实,这一次改建的范围,还是挺大的。如果要一一去找,只怕还是有些困难。时清欢闭上眼,细细思索着。她想起来了,她住过的地方,有一些建筑特征。这

些特征,也许,对普通人来说,是没什么用的。

可是,她不一样。因

为,她和霍湛北一样,都是建筑设计师。所

以,当初霍湛北蒙了她的眼睛,想必也是担心她记下些什么。即使他那么小心,时清欢也确实还是记住了一些信息。再加上,那一天,她还听见了喊操声!所

以……时

清欢睁开眼,用荧光笔在图纸上做了记号。“

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时

清欢皱着眉,暗暗说到。时

清欢咬着手指,已经有确定的位置范围了……这一整片,也不是建筑,所以,只要能够进去,相信就能找到苏染。只

是,最难的问题来了。她要怎么进去?

这真的,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——

石子渡。唐

绵绵咳嗽了好些天,原本以为不是什么大毛病。可是,后来两天,情况越来越严重。

这天早上,她和往常一样,来到车间做工。“

0248。”陆

立人站在了她面前,“你,跟我出来!”“

……”唐绵绵怔怔的,站了起来,跟在陆立人面前。

陆立人走在前面,也不说话。直接,将人带到了医务室。

“进去吧,医生在里面。”嗯

,唐绵绵点点头,看来,陆立人是找医生给她看病。

“怎么样?”

医生看过后,来跟陆立人汇报,“只是小感冒……”陆

立人松了口气,“报告知道怎么写吗?”“

是。”医生躬身,“放心……狱长,一定会让她成功保外就医。”“

嗯。”陆立人点点头,径直进了里面。唐

绵绵刚穿好了衣服,静静的看着他。

“0248,你病了,很严重,需要保外就医……准备一下吧,送你离开石子渡。”